今天是:
loading...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 景区动态 >> 正文
镜里元宵,五果六斋被潮音泡柔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2-20】 【作者:湄洲岛/来源:湄洲岛】 【阅读: 次】【关闭窗口】

 

蔡国徽/摄

 

 

 

一波,又一波,亲人,今夜月亮

就像神龛上的佛

我像极了佛前燃起的香

 

水光在窗外。亲人,一声低斟,湄,在透明的雨里

洲,已游离出界外。旧的玉盘,新的青山

亲人,你住的那个屿

流隐于鸥的双翅。“儿啊,你就是我的香火。”

在海峡以西,大河有道。佛说起夜航的船,说起三叩九拜的信徒

亲人。今夜,我在香火的叶片里,点亮欲振的

瓣。佛褪去海峡之蓝

湄。一屿涟漪不敢喊疼,不敢喊累,不敢喊出故土的无边

 

亲人。今夜,我木质的焰,以佛的称谓

涌动微亮的海面

你描画的月有宋词的纹理

“至今沧海上,无处不馨香。”

 

蔡昊/摄

 

 

 

 

该回家了

是的,该回家了。洲,水草早已随你

海峡之涛,幻化出闪电的羽毛。一屿

醉了。未回故里,洲,你已把盏喊我肉体凡胎,喊我

天边的云彩

那是谁的祭仪?千年之内,一口古井,让男人们登高

让女人们早晚屈膝膜拜

 

今朝,神已上岸。在西方,在东方,节日之城与

非遗之脉

洲。当潮汐沁入陆地,沁入我心

“湄,你就是海蝴蝶。”薄翼和月光的发丝

轻拍流浪者入眠

洲。在你的住址上,我不回一封信

我只写下:

 

黎明。

 

《上林元宵》 蔡昊/摄

 

 

 

 

 

这一条路,跑过鹿。是神的衣裙。他们,赤脚的言辞

在火中运送春风。

上林宫。

 

我的信仰,醒了。

我看见神殿。看尽白银在圣水里酥软如泥。

看尽母亲在五果六斋里

接驾。

 

火,点燃了东蔡。

庭院里的人,手握香火,眼含远山,面目微红。

“仿佛春风里供养了不安。”

 

上林宫。神的双眼洞空。苦难的姿态如此优雅。

我的兄弟姐妹,在火中

带走鹿的幻影。

 

"母亲,那水里升起的,不是海洋

是深藏风暴的

岛。"

 

 ——*写于“东方之星”头七之祭。改于6月14日,世界献血者日。

 

 

《菩萨名》

 

 

 

 

旅客。白云的港口。香袋与柠檬的星空。

妈祖,在湄洲居住已久。敏感的人,

借浪的马鬃跻身而入。一川河水。睡眠如此明亮。

 

这时的海月,一似青炒白菜。母亲把我们照耀。

瓷碗与海滩之上,菩萨名,

生活在民间。

 

“你爬的那级台阶,如山峦。”

“你要登几步?”“我要看到月光的慈悲。”

“宫下,有家中的老人。”

 

爱人,孩子,肩扛船只的男人,

因为都是明亮的,都是信奉神恩的旅客,

而白云,日渐辛凉?

 

妈祖,在湄洲居住已久。“你爬的那级台阶,如山峦。”

黄菊,三角梅,康乃馨,这些花朵

以古籍包藏星空。帆髻如一千年的恋人,

刹那的辉映就够了?

 

风飞翔的姿态,轮回的蓝啊

-----除了母亲端出的一碗水,

三月的港口,仍在照看月光的青苔。

 

湄洲。

 

《镜里元宵》

 

 

 

 

镜里元宵,五果六斋被潮音泡柔

 

当我开口,当我用一个个宫名阐释。上林宫,

卢厝宫,湖石宫,莲池宫,寨下宫,麟山宫

……

 

海在消失处开始。沿着铳枪的去向,我看到

儿女们在用骨头歌唱

送神的人,

 

合上经卷。此时的大海,像一面必读的镜子

我的父亲生于潮音,我的母亲

死守着礁岩

 

他们身披蓝袍,系着围裙如系着

身后的潮音。一生的锋刃,

在五果六斋之间被泡柔了

 

没有疼痛,没有仇怨。浪花似

经书里的遗物

我父母的婚姻,已不再是一件憾事。

 

《镜里香炉》 马金焰/摄

 

 

 

 

镜里香炉,涛声进入生命的每一乐章

 

当我点上这三炷香,

当暖夜如桅头旗升起,

 

我唯有仰望——

朝圣使落日与大海中的一切物象

 

如金色流苏。

 

 

《镜里海月》 蔡国徽/摄

 

 

 

 

镜里海月,漂浮的触须

 

水银回流。柔软的宋,它史外的手指

今夜,被月光照着。舞着彩羽的

民族,坐于

海葵摇动的触盘上。是谁,微合

双目,裸足于岬角

 

蝶翅依山扇动。一枚印章,化身为水流

我梦见的岛屿

转入纯白。

 

一切全由情生。羽化成圣的人

有淡远宁静的性别,饱汲典籍里的

海月。

像潮流一涌。

像晓梦迷蝶。

像全是一片白的海域对这一座山的注释。

 

《镜里帆髻》 蔡国徽/摄

 

 

 

 

镜里帆髻,具有无限物的力量

 

神是忘忧的?在一次次重复性的礼赞后,那些圣树

长眠不醒。

 

一尾鱼的跳跃,只有一部分来自

煤油灯和透入鸡鸣的目光——

 

朝拜者,和

另外一些人,他们梳发的时候

 

蓝色镜面已经蓄满福祉。

 

 

 

作者介绍

 

  潘黎明,笔名云楼七狼,生于海神妈祖故乡福建莆田湄洲岛。18岁发表处女作。2010年接触网络写作,以北京文艺网,中国诗歌流派网等为主要阵地。湄洲岛我的艺术馆策划人。

 

 

 

“新诗在民间”,潘黎明是好验证。他的诗人是普通人,因此亲近热土,灌满海风。诗人放低位置,诗心的大关怀,反而看得透,诗作的骄傲,才脚踏实地的真。一首诗的灵魂,就这么站在眼前了。    

 

 

 

 

 

 ——杨炼   2016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