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湄洲岛 >> 政务版 >> 妈祖文化 >> 妈祖新闻 >> 正文
从人性到神性的自然转换--观莆仙戏《海神妈祖》有感
【字体: 】【发布时间:2015-12-08】 【作者:潘真进/来源:湄洲日报】 【阅读: 次】【关闭窗口】

    即将参加第六届福建艺术节暨第26届全省戏剧汇演的莆仙戏新编传奇剧《海神妈祖》,12月2日晚在莆仙大剧院举行首场公演。该剧讲述的是北宋初年莆田民间女子林默娘由平凡的渔家女子成长为“海丝”保护神妈祖的传奇经历。
    面对众多的有关妈祖形象的艺术作品,如何突破并能再次感动观众是莆仙戏新编传奇剧《海神妈祖》的最大难题。然而,剧作者姚晓群另辟蹊径地选择以青年林默娘羽化升天之前为主要时段,营造出传说中妈祖生前的焚屋引航,伏机救亲,拯救蕃商等剧情场景,塑造起林默娘从人性到神性的自然转换的大爱妈祖的光辉形象。
    在缜密构思出紧凑的剧情中,从人性的铺垫到人格的神化很顺畅地有逻辑地过渡。第一场开头在湄洲海边的沙滩上,少年的默娘时光暗转变为青年的林默。她看到撕心裂肺呼天号地唤亲人的海难情景,产生“不怜渔民悲苦多”,“祈望世人厄难消”的心思,希望得到玄通道长授法获取拯救苦难的能力。期间通过玄通的台词简要介绍默娘自幼聪明颖悟秉异天性:能观天象辨风云,乐为乡亲排忧难,志替世人解危困,且从小善心为念矢志在怀。
    第二场剧情曲折突变,先是通过家人王氏和大兄林洪毅的唱白中侧面衬托林默的形象,接着刻画林默看出海难来临之前的焦急担心,奔赴海边出海唤乡亲早回,但仍有人不信大晴天藏风暴。到黄昏风云突变大浪滔天,海天昏暗,外国商船与渔船同时遇到“上下左右难分辨,东西南北无坐标”的困境。最后在燃眉之急的情景下林默举火把燃起自家古厝“焚屋引航”。
    敢于把自家的古屋烧掉,引起家人和乡亲们的不同看法。第三场就是紧接上场剧情,先是在林家里父亲林愿母亲王氏大兄林洪毅对林默自烧古厝的说词。但林默唱出了自己的理由:“天黑风高巨浪倾,船只受困喊声悲。星光微火难成引,高坡烧厝燃眉计。厝倒有望再修造,人死难再,一命千金难抵。”此时也表现出王氏爱女之情:“今日能为引航把厝烧,他日难保救人不顾身。想到我辛辛苦苦养长大,怎忍她赴难蹈险危性命。”后来外国商船船主马库斯来感谢林默的救命之恩,欲赔偿烧厝损失。外国人越洋来湄洲本是来做商贸却称赞林默的“和睦之神”比贸易更珍贵,之后又有村民们来帮林家修建古厝。最后却设置出被王氏委托做媒的三姑因林默烧厝行为而亲事难说成的剧情。

    因相亲不成王氏一气之下把林默关在家里罚她织布,于是就自然地过渡到“伏机救亲”的第四场戏。这场戏也交代了林默“从小相伴成知交”的阿龙的心意并增加感情戏份。然而林默的心思却牵挂着大海,听海螺声里浪涛急预知有风暴起,用上修炼过的玄微妙法入定元神出窍去救父兄。却因被王氏突然叫醒,只救起父亲和马库斯,大兄林洪毅被恶浪卷走。这样的剧情含有家庭剧、情感戏和具有大社会的背景悲剧成分,酝酿出林默的人格即将神化的前奏。
    第五场和第六场成为林默从人性到神性转变的关键情节。由于救兄失败而自责的林默又遇到玄通法师,玄通再授天衣可有御风驾浪护千帆的法力,却必须付出常人无法付出的代价,割舍常人无法割舍的感情。于是出现阿龙有意林默无心的剧情,因为林默下决心“此生不嫁,心许大海”。这样就很自然地衔接到第六场的梳发出嫁大海的戏剧结局,即最后遇到海难,披天衣飞身而起去救海难。于是,心怀大愿,大爱弥天的海神妈祖形象在舞台上成功树立起来。
    《海神妈祖》不仅在情节上融合了妈祖生前传奇故事,而且揉进了舞美、灯光、音效等现代科技元素,在舞台设计上也新颖别致。如从少年直接用灯光暗转成青年;第四场中为了展现“元神出窍”设计两个表演区,以表现默娘魂飞临海面救父亲和马库斯的场面。整部戏既有传说故事的演绎再现,也有如湄洲有梳妈祖帆髻习俗等的地方特色;尤其是与“海丝”紧密地联系,即把外国商船在湄洲贸易的史实有情景场景地表现在舞台上。
    剧中的林默娘躬行大爱的精神,即使她受到民间舆论的责难,父母亲情的压力,男女爱情的困扰,但她最终坚定地舍小我全大我,梳发不嫁,永世护航;她在救护感化世人的同时,也完成了自身从人到神的人格升华,成为世界和平女神。在她为海难而献身之后,被世人尊称为海上保护女神;在庇佑众生的同时,更成为古往今来、五洲四洋的妈祖信仰。妈祖架起中外经济与文化交流独树一帜的桥梁。这个戏不但是海神妈祖的成长传奇剧,更凸显了妈祖作为海上丝路保护女神的历史意义,对于今天推动海上丝绸之路的申遗和建设也具有现实意义。



闽公网安备 350306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