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湄洲岛 >> 政务版 >> 妈祖文化 >> 妈祖与海丝 >> 正文
妈祖与海上丝绸之路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9-19】 【作者:/来源:网络】 【阅读: 次】【关闭窗口】
    妈祖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上具有其特有作用,她是航海者的保护神,是中华海洋文明的象征,是远离家园的海外华人华侨文化认同的标志,还是航海者战胜艰难险阻的精神力量。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妈祖文化也将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她将成为联系、整合我国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的精神纽带,将成为各国和平互惠交往的精神象征,并将有可能成为各国海上航行者共同的保护神以及和平女神。
文/陈天宇
 
    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海上丝绸之路不仅仅运输丝绸,而且也运输瓷器、茶叶和铜铁器等四大宗,往中国国内运的主要是香料、花草、奇珍异石等宫廷用物,因此也称为陶瓷之路、香草之路。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10月3日应邀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重要演讲时提出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i]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3月5日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抓紧规划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ii]可以相信,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将传承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优良传统,成为连接亚洲和欧洲、非洲之间经济和文化交流的友谊纽带,再造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但是,它绝不是古代丝绸之路的简单复制和再现,它是现代条件下沿途各国人民经济文化乃至其它各个领域沟通交往、互惠双赢的和平友好的联系纽带。
 
    妈祖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
 
    妈祖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发展中具有她独特的作用,在妈祖信仰产生并逐步广泛传播后,海神妈祖成为海上丝绸之路上的一种标志性精神力量。
    1、自妈祖信仰产生后,妈祖就成为古代往还于海上丝绸之路上航海者们的保护神。
    在科技相对比较落后的古代,远海航行历经千难万险,遭受种种磨难。因此,航海者祈求航海的安全,渴望得到神明的保护,是一种非常正常的心态。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大陆与海洋相连的国度,先民对海洋的开拓很早,所以海神的产生也很早,据文献记载可追索到春秋、战国时期,如《山海经·大荒北经》中说: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柜。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句曰九凤。[iii];汉代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梦与海神战,若人状。”占梦时,博士曰:“水神不可见,以大鱼蛟龙为候。”[iv]可见当时人们认为海神为海中之大鱼,但已经有了人的性格;在唐天宝年间又出现了四海龙王,[v]虽然仍然带有古代图腾的印记——仍以神化的动物形象为主体,但已有人间帝王的威严。在那些神话传说中,往往有龙母、龙后,可见是男性海神。
       妈祖信仰的出现,成为中国海神崇拜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虚幻的动物精灵或图腾转而由人担当;从男性转为女性。北宋末年以后,妈祖信仰自中国东南海岸一隅的莆田开始迅速传播,不仅在中国沿海,而且深入大陆腹地,成为中国信众最多、影响最广的海洋女神,并远涉重洋,在五大洲落户,成为世界华人以及各地部分原住民共同信奉的海洋女神。
    妈祖诞生地福建莆田湄洲湾本身就是一个临海港口,莆田海上贸易和海外移民比较早。在隋唐之际,就有莆田人远涉重洋的记载。莆田紧邻宋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出海口——泉州。唐代安史之乱后,陆上丝绸之路中断,南方海路开始承担起中外交流主干道的历史重任。宋初,随着中国造船业的发达与指南针等远航技术的完善,泉州凭其优越的自然条件成为当时“海上丝绸之路”最重要的国际港口之一。泉州因此成为中外经济、科技、文化交流的枢纽。宋哲宗元祐二年(公元1087),泉州设立市舶司[vi],专责处理海上贸易事务,成为东方第一大港。频繁的海上活动和随时可能发生的海难,使得航海者渴望着一尊拔溺救难的海上保护神。在这种情况下,热心救助海难并最终在救助海难中献身的林默成为广大航海者及民众共同膜拜的海神。妈祖信仰产生后,随着航海者以及向海外移民的华人的足迹遍布世界。可见,正是中国海洋开拓事业的客观需要催生了海神妈祖,海神妈祖也因为海上丝绸之路海事的繁忙而成为航海者的保护神,妈祖信仰也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兴旺而广泛传播。
    2、妈祖文化成为中华海洋文明的象征。
    中国是一个具有和谐文化优良传统、和平发展法律基础和建设“和谐世界”发展战略的国家,一贯主张和平利用海洋,合作开发和保护海洋,公平解决海洋争端。中华海洋文明中,妈祖文化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妈祖信仰经过千年岁月的发展,特别经过历代皇帝对妈祖的褒封和推崇,影响力越来越大,妈祖已经成为中国影响最大的海上保护神,成为海峡两岸、东南亚地区等和平往来的精神纽带,被尊称为“海上和平女神”。妈祖文化以“仁、义、勇、和”为精神核心,以妈祖宫庙为主要活动场所,随着航海业发展和移民的迁徙,逐渐从莆田湄洲向世界传播。特别是明代郑和七下西洋,更是在世界上弘扬了以妈祖文化为基础的中华海洋文明。妈祖精神体现了中华海洋文化的“和平”精神。郑和七下西洋的28年间,始终奉行“共享太平之福”,推行亲仁善邻的对外政策,所到之处大力宣扬妈祖的精神,进一步树立了中国的和平友好形象,巩固和发展了中国与亚非三十多个国家的友好关系。郑和所到之处大都建有妈祖宫庙。中国侨联主席林兆枢认为,“海外华人与住在国人民的和谐同样重要。海外华人与住在国人民有着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处世规则,这种种不同归根到底都是源自于不同的文化背景。融会贯通、博采众长是海外华人立足当地的根本途径,而妈祖精神所提倡的‘包容、大爱’正是海外华人与住在国人民和谐共处的关键。”[vii]妈祖文化代表了东方海洋文化,充分体现了平等、自由、互惠、双赢的和平特征,这与西方传说中的海神所具有的歧视、尚武、垄断、征服的特征相比较更能获得广泛的认同和接受。应该说,中西文化各有特点,各有长处,不必非得分出谁优谁劣,更不必非得谁改变谁,谁征服谁,而应当相互学习,相得益彰。正如我们党的十八大报告所说的:“在国际关系中弘扬平等互信、包容互鉴、互利合作的精神,共同维护国际公平正义”[viii],如此,才能共同促进世界文化的进步与人类社会的繁荣。而以妈祖文化为载体的中国海洋文化正体现了这些精神。
    3、妈祖信仰是海内外华人文化认同的重要标志物之一
    妈祖信仰已经成了海外华人“民族认同”的一种精神力量,通过妈祖信仰,海外华侨华人表现出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特有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时至今日,五大洲华人集聚的地方都有妈祖庙。据统计,全世界有妈祖宫庙上万座,信众超过3亿人,有三十三个国家和地区,尤其是与我国毗邻的越南、菲律宾、日本、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等东南亚国家都建有妈祖宫庙。2008年由中国侨联等主办的第三届湄洲妈祖•海峡论坛在莆田举行,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名侨领及专家学者就论坛主题“妈祖文化与华侨华人”的讨论尤为引人注目。在讨论会上来自菲律宾中华总商会的卢祖荫指出:“海外的华人社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妈祖宫庙和同乡会馆或商会是一体的,妈祖庙不仅是当地华人社区的政治中心及社区中心,也是其精神支柱。”新加坡迄今已有140多年历史的福建会馆,当年就是在以妈祖为主神的天福宫内设立的。粤海清庙是潮州人祭祀妈祖的主要庙宇,于1845年成立的义安公司,1925年设立的潮州八邑会馆,跟粤海清庙都有一段密切关系。于1909年创立的福州会馆与妈祖的信仰也有着密切的历史渊源。海南人方面也是先有天后宫(1857年),后有海南会馆的。广东人方面,宁阳会馆和广西暨高州会馆都供奉妈祖。妈祖信仰不但在血缘和地缘组织上发挥了团结的作用,它也在业缘组织上产生相同的功能。比如新加坡红灯码头电船公会、新加坡摩哆船主联合会、炭商公会以及其他与航海业、渔业相关的业缘组织都有祭祀妈祖。祭祀妈祖的庙宇,有的是南来华人移民子弟接受启蒙教育的场所。1849年在福建会馆天福宫旁设立的私塾崇文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妈祖信仰崇尚善与爱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海外华侨华人将之扩展为“和平、和睦、和谐”的范畴。旅居海外的华人,身处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下,体认着与中华文化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围,正是妈祖信仰促进了华人内部的团结和谐。妈祖精神将成为凝聚海内外华人共同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的一条重要精神纽带。 
    4、妈祖精神是航海者战胜海上恶劣环境的精神力量。
    妈祖生前作为一个年轻女子,不畏风险浪恶,奔波海上,救助海难,为航海者导航,这既是一种伟大的仁慈、勇敢和献身行为,也是一种高尚精神。她的这种行为和精神,理所当然成为所有航海者学习的榜样,鼓励他们勇敢迎接恶劣自然环境的挑战。当妈祖为救助海难殒身后,成为广大民众特别是航海者膜拜的海神,更是成为广大航海者的一种精神依托和激励因素,从而激发广大航海者在与海上险恶风浪搏斗时顽强坚持,渡过难关。海上的狂风和恶浪,往往都只是发生在一定的时间段内,谁能坚持得住,谁就有可能渡过危机,化难成祥;谁惊慌失措,丧失信心,放弃努力,谁就可能被凶险的风浪所吞没。妈祖信仰以及妈祖精神给了人们战胜灾难的希望、信心和勇气,让他们坚信当他们面临危难的时候,妈祖会来解救他们,于是他们顽强坚持,等待救助,并终于渡过了难关。认真研究妈祖显灵、妈祖救助航海者的一些传说,我们可以从中发现妈祖信仰的这种精神激励的作用。比如元代周伯琦撰写的《台州路重建天妃庙碑》中有“盲风怒涛,危在顷刻,叩首疾吁,神光下烛,划时静恬,顺达所拟”的记载;明代的危素在《河东大直沽天妃宫碑记》记载了一起海难:“所乘舟触山石,几覆,乃亟呼天妃,俄火发桅杆,若捩其舵,遂得免。”在这些记述中我们可以发现从此类海难中获得救助的原因其实应该是舟人在妈祖精神的激励下,坚持了下来,并终于赢得了生机。在危急关头,妈祖精神还具有激发潜能作用。现在世界上很多专家学者重视人的潜能的开发,并把它当作一门科学来研究。实际上,在特定的环境中人的潜能假如能得到发挥,就会产生自己平时都难以想象的力量。妈祖精神在航海者面临危急状态的时候,就起到了激发潜能的作用。明万历年间陈侃在他的《使琉球录》一文中有一段生动的记载,说:船摇荡于暴风雨中,篷破、杆折、舵叶失、舟人号哭、祈于天妃,妃云立即换舵可保平安。在巨浪中舵叶重二三千斤,由于神庇,力量倍增,平素换舵须百人以上,今日船危三数十人举而有余。这种情况与其说是妈祖的庇佑,不如说是人的潜能在妈祖精神的激励下得到迸发,与其说是妈祖保佑了他们,不如说是妈祖精神帮助他们战胜了困难。
    妈祖文化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巨大影响力,还可以总结出不少,这种影响力从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城市至今保存的妈祖信俗、从遍布海上丝绸之路上各地的妈祖宫庙,以及妈祖文化的传播上可以得到印证。
 
妈祖文化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的独特作用
 
    在构建21世界海上丝绸之路的过程中,应当认真寻找妈祖文化与当代社会的契合点,重视妈祖文化的当代作用研究,发挥妈祖文化在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作用。
    1、妈祖文化是联系、整合我国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的精神纽带。
    广州、汕头、湛江、北海、泉州、宁波、扬州、蓬莱、漳州等多个沿海城市表达了联合申报“海上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的意愿,这些城市都强调了妈祖宫庙在这些城市海洋事业发展中的作用,都在打妈祖文化牌。妈祖的宽容与和平精神是这些城市整合、互利、共赢的一种重要精神动力。
    就以汕头来说,2014年4月15日,以“弘扬妈祖海洋文化精神,复兴汕头海上丝路传统”为主题的汕头市第二届妈祖文化节在红头船发祥地澄海樟林古港隆重举行,来自福建、台湾和汕头的妈祖组织在开幕式上缔结联谊,来自社会各界嘉宾和信众近2000人出席了开幕式。潮汕地区的妈祖是从福建湄洲湾传播来的,妈祖宫遍布潮汕的每个区县村落。潮汕至今的很多民俗都与妈祖信仰息息相关,如“做妈生”,即农历三月二十三,要吃炒面和各类甜粿等。
    除了宋时就已经是大港的登州(今山东蓬莱)之外,广州、明州(今宁波)、泉州也在元时发展成为当时的大港和海上交通枢纽,同时一大批中小型港口也点缀在沿海各地,而每兴一座港口,妈祖庙也随之建起。元朝廷官方规定,开船之前,必须先祭拜妈祖,广州、明州、泉州、杭州、台州、福州、天津、绍兴、漳州、温州、苏州、昆山等港口城市就是在这个时期修建乃至扩建妈祖庙,做为官府祭妈祖之用。
    郑和七下西洋大大的促进了妈祖文化的传播,在三十余年的时间内,郑和船队七次下西洋,遭遇台风、巨浪、海寇,每当遇险之时,总向妈祖祈求庇护,并都能够得以脱险。郑和从江苏出发,经福建、广东沿海地区再往我国南海诸岛出国访问。每到一处码头,必先祭拜妈祖,如果碰到有些码头未建妈祖庙,便组织建造。因此,不仅妈祖成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上航海者的保护神,而且妈祖文化也成为那些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所共同拥有的文化遗产。妈祖文化已经成为联系这些城市的一种精神纽带。
    2、妈祖文化将彰显中华民族海洋文明的和平特色,成为各国间和平互惠交往的精神象征。 
    国际政治研究领域著名学者,曾任美国哈佛国际和地区问题研究所长的塞缪尔·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强调了不同文明间的矛盾和冲突。这种矛盾和冲突背后是文化认同的差异。这种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我们不应片面强调差异,突出矛盾和冲突。我们应当寄希望于并且完全有可能达成不同文化间的的沟通和交流。明代郑和带领的庞大船队带着中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成果,带着妈祖的神像,一路上建造妈祖的宫庙,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接触并交往过众多的国家和民族,传播中华民族创造物质文明成果和中华文明。在七下西洋的漫长过程中,郑和以及他所带领的中国人用事实告诉人们这种沟通和交流的可能性。以妈祖文化为基础的中华海洋文明,证明了一种非掠夺、占领乃至杀戮的和谐共赢的海洋观存在的可能性。海上丝绸之路是亚欧非各国人民贸易与经济、文化与艺术、思想与观念以及生活习俗交流的重要通道,是东西方文明之间的物种传播之路,商贸流通之路,文化、艺术、宗教和科技交流之路,更是沿线诸国各族不断增进了解和友谊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见证了东亚、南亚、地中海地区、东非地区文明的兴衰变化,显著促进了东西方人类文明与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当年郑和船队留下的文化遗产,特别是妈祖宫庙遗迹,是增进沿线各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加深沿线不同文化信仰的国家、民族之间互信互利的重要见证。
    3、妈祖将有可能成为各国海上航行者共同的保护神以及和平女神。
    事实上妈祖文化也已经得到了外国民众一定程度的认同。比如,在1954年时,全世界天主教在菲律宾举行祈祷大会,教皇就曾特封妈祖为天主教七圣母之一,并隆重为妈祖加冠。法国民族学院的谢鲍尔博士则在巴黎创建“真一堂”供奉妈祖,并设立妈祖史料文物研究中心,称妈祖为“世界海上和平女神”。上世纪80年代联合国有关机构授予妈祖“和平女神”称号,把妈祖塑造成一个有别于西方海洋文化,具有东方海洋文化色彩的崇尚自由、平等、互信、热爱和平的海上和平女神的形象。二00六年,加拿大卑诗省坎伯兰市长贝茨•弗雷德亲赴妈祖故乡湄洲恭请妈祖神像到坎伯兰市,吸引在加华人前往朝拜妈祖,间接促进当地煤炭资源开发。妈祖信俗列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成为中国首个信俗类世界遗产。这些都表明,妈祖文化随着中国作为一个复兴中的海洋大国的海上活动,将有可能越来越得到各国人民的认同,成为海上航海者共同的保护神和共同的和平女神。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已经破题,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建过程中,妈祖文化不会缺席,她必将成为一笔巨大的优秀历史文化遗产,成为助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发展的巨大的正能量。
 
注释: 
    [i] 习近平《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2013年10月03日 12:40:51 来源:新华网
    [ii]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14-03-14 17:02 来源: 新华社
    [iii] 《山海经·大荒北经》华语网www.thn21.com 
    [iv]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中华书局出版1969年9月第1版统一书号11018.223第263页
    [v] 《唐书·礼乐志》记载,唐时已制定了祭四海龙王制度。
    [vi]《妈祖-中国海洋和平开拓的精神旗帜》王宏刚 中国民俗网zhuqianbj@163.com
    [vii]《千年妈祖给今日华人带来什么?》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年11月06日
    [viii]《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胡锦涛(2012年11月8日) 来源:新华网


闽公网安备 350306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