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湄洲岛 >> 政务版 >> 文艺在线 >> 文艺茶座 >> 正文
【诗歌专辑】戏 浪 by 郑清为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11】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偕友旅游湄洲岛,旅馆与海为邻,时见潮起潮落,浪飞涛涌,轰轰然鸣声不绝,仿佛住进水晶宫畔,听不尽大海高昂激越的音乐演奏。

每天走出门外,不到百步,眼前就是滔滔大海,汪洋无际,滚滚而来的巨浪,冲过礁石,拍向堤岸,呐喊、怒吼、咆哮,声若雷啸,状似山崩,势如千军万马上阵,惊天动地,见所未见,闻所末闻,使我顿生惊喜之情,意欲亲而近之?

我与友人闲暇散步必到海滨,静坐木麻黄林荫树下,乘海风,观海浪,欣看海上游泳健儿弄潮戏浪情景,潮之急,浪之大,水之险,人与海斗的勇敢精神及其惊险场面,令人大开眼界。

这是一个天然的海水浴场,早午晚均有海浴爱好者到此游泳。男女老少云集:有年逾花甲老汉,有十二、三岁儿童;有本籍人,有外地度假旅客和海外归来同胞。他们当中很多是与海较量过的老手,熟知水性,一跳入海,便成为海上一朵浪花,击水声,拨浪声,欢笑声,与惊涛骇浪呼啸声,交混飘荡,湿淋淋飞溅海空。身穿游泳装的男女海浴者,有备而来,精神抖擞,足踏惊涛,如履平地,游姿千变万化,引人倍加注目。男子一个个肌肉发达,筋骨粗壮,皮肤黝黑油光发亮,正是大海惠赐,体魄健壮结实,突出了粗犷的男儿雄性之美;而女子们雪肤玉肌,经过大海多情的按摩和抚爱,被海水浸透的游泳衣紧贴线条鲜明的胴体,仍然裸露出白里透红一抹酥胸,更加显示着女性曲线美,画家工笔似难写生得成。一群天真浪漫的小孩子,则不受拘束,赤条条脱光衣裤,以水为衣,戏浪为乐,与大人们一起扑向大海,如投入母亲宽阔的胸脯吸吮奶水一样,频频撒欢,说不尽少儿闹海情趣,教人好生羡慕。
 

我仔细观察,汹涌澎湃的浪潮,翻腾不息,变化神速,具有强大的生命律动,岂是外力所可左右?当第一个浪头从海空扑下来之后,立即化作浪花,进发出唯有大海独具的“漫漫平沙走白虹”的回澜奇观;而第二个、第三个……一个又一个浪峰,接踵追随,从不间断,以大略相同的时间和内容,聚集,积蓄,升高,散发,反复重叠,不断营造,永远跳动着与天地同悠久的大海脉搏!

在这条环绕海岛的海岸线上,有许多海滨度假新村建构别具一格的别墅群,时有海峡两岸各地热爱大海的人聚会畅游,与其说是来洗海水浴,不如说是来见识大海,他们以各自沿海的特有才能和智慧,驾驭奔放不羁的风浪于脚下,在风浪中锻炼过硬本领,逞示不凡身手。面对大海巨浪,他们不避不让,迎浪而进,或奋身扑向浪尖,与激浪作顽强的肉搏;或巧妙掌握潮流起伏规律,随波遂浪,顺势升落;或闪过急浪,借用水浮力,翻身作虾跳,作蛙跃,作蛟舞,游姿精彩,花样百出,戏浪的表演胜似水浒里的“浪里白条”,把貌似凶猛的海浪玩弄于指掌之间,非大智大勇,如何制服得了这赫赫海威?我真钦佩,三位莆田某校小学生,也跟父辈一同海浴,在风浪之中,好似闹海之蛟,忽而浪上,忽而浪下,忽而在浪花里翻筋斗,多种美妙游姿,使人疑是少年体校培训过的游泳新秀?值得提及的是两位四、五岁的儿童,分别由父母背着下海,任凭浪花抚摸他()们细嫩的皮肤,大胆尝试风浪对人生的最初洗礼,这种培养孩子走向大海去认识大自然的启蒙教育,使观者赞叹不已。

海上健儿的无畏和勇敢,使我深受影响,真想立刻投身大海的怀抱。但友人一直劝阻,认为海深莫测,浪势狂猛,非小溪浅水所可比拟,切切鲁莽不得。我却跃跃欲试,不沾一点浪花,岂不白来一趟?次日午休睡醒,已是下午三时,我瞒着友人悄悄走向海边,心里自我交代:“勇敢些,我也是湄洲湾畔的一位会游泳的男儿!”毅然纵身人海,双足一蹴,冲进第一个浪峰。初时似乎有些心慌,未得要领,如入陌生险境,当接连与两、三个浪峰较量之后,渐渐地摸到路数,手脚齐动,心眼并用,放胆地与众人一齐扑腾翻跃,脚借水势,人立浪中,怎甘示弱?不知不觉从浅滩步向深水,降服旧浪,迎接新浪敏捷迅速、稳当、灵活,既不柔弱迟疑,又不忘乎所以,凭着小时在小溪浅海里学得“翻、腾、拨、踢”等十八般水上功夫,使尽平生所有游泳绝招,在生疏的海域里,与风浪面对,搏斗了一个又一个回合,坚持了将近半个时辰。但是,由于初进大海,渐渐力不胜支,难以持久,赶快双手轮番击浪,急速拨开浪层,回头是岸。当我离开水域上岸时,便软绵绵地躺倒沙滩上,浑身骨架松散,手足如同半瘫,大口大口地喘息不止。回首再看海上,许多浴海健儿,仍然穿梭于浪与浪之间,游兴正浓,似无丝毫疲倦之意。我不觉自愧,暗暗思忖:面对大海,强者与弱者,竟有如此之差异!
 


 


 



闽公网安备 350306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