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湄洲岛 >> 政务版 >> 文艺在线 >> 文艺茶座 >> 正文
【诗歌专辑】湄洲的人文景观by郭风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22】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我的家乡莆田的海岸线曲折,面临的最大海湾有兴化湾、湄洲湾。湄洲湾的海口处有一岛——湄洲岛,岛上有妈祖祖庙和她的升天处,故闻名海内外。据云,在东南亚以至朝鲜、日本、北美等许多地区,凡有海及河道之处,往往有华人建造的妈祖庙。妈祖庙亦往往称为天后宫,因为妈祖曾被诰封为天上圣母。但妈祖的故乡——莆田人民群众,大多称呼这位女神为姑妈,因为这表示一种最亲切的尊崇之情。一千余年来,人们一直怀念她在大风大浪中拯救海上船只和商旅、渔民的生命的功勋。我多次到岛上拜谒妈祖,总是为我们的姑妈,这位在海上与浪涛搏斗的勇敢、善良和富于奉献精神的古代女子的品质所深深感动,而自然在心中生出尊敬之情。我每次来,都遇到很多朝圣者,这中间有不少是来自海外的华人及台湾同胞。据云,目前的妈祖研究已成为一种国际性学术文化活动,日本、美国、法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均有研究妈祖的专家、学者以及学术团体。我到湄洲岛上时,便见到一些从欧、美来的外宾;显然,他们不是专为游览而来,也许与他们的妈祖学术研究的实地考察不无关系。湄洲岛现在不仅是拜谒妈祖的圣地,以其自然景观之美,故同时是游览的胜处。然而人文景观往往为人们所忽略,我以为这是很可惜的。一般的海岛,岛上多岩石,其周围海上多礁石。湄洲岛亦然。但这里的礁岩、岩石与妈祖文化具有密切联系。船自文甲码头出发,在海上行驶十多分钟后,便能见到靠近湄洲岛的海面,远远近近,罗列不少礁岩、小屿,它们的形状多变且极美。这些礁石披上各种有关妈祖传记的美丽色彩。譬如,有的礁石如桃,如一盘蔬菜,有的如镜,有的如虎如狮,如二扇门,等等。而这些桃、蔬菜是供奉妈祖的,镜是为妈祖的梳妆而立的,而门是为妈祖的海上门户,狮和虎是为妈祖守门的,我特别赞赏有关一盘蔬菜的礁石传说,觉得这中间饶有民间的饮食趣味,并且想到妈祖虽身贵天后,在民间传说中是被平民化了的。

妈祖祖庙位于临海的一座名日庙山的丘冈上。巍峨的、金碧辉煌的、富于中国传统宫殿、寺院建筑气慨的建筑群,错落排列于生满相思树和许多岩石之问。我觉得有关妈祖的神话和民间传说自宋至明清,逐渐丰富;这批神话和民间传说,随着我国释、道、儒各种宗教各自的发展及其影响,各种教义各自渗入乃至融化渗入这些神话传说中,妈祖祖庙建筑群的一些庙宇以及所供奉的神祗,也糅和着多种宗教意识。譬如主殿中供奉千里眼、万里耳诸神祗,便具有道教意识;钟鼓楼之建筑,具有佛教意识;还有梳妆楼、寝宫等,则是只有像妈祖这样神位极尊的女神才能有的了。妈祖祖庙主殿之后,有一山岩,此山岩耸立若平台,有人供奉香火。它具有特殊的一种人文景观,即这里是妈祖升天处。神殿中的妈祖显得慈祥,和对于世人的某些悲悯感,但气氛多少显得有些威严,而升天处使人感到平和;这里没有神像,却似乎更能使朝圣者感到神灵永在!

湄洲岛有一部分居屋颇具特点,我觉得这些居屋粗放、坚固、朴实,看不见任何装饰。它们都是用石头砌威的,屋顶以石条盖成,如长方形的石埕。不知何时形成这些居屋建筑模式,我觉得这与湄洲岛的地理环境、自然条件和渔业生产可能都有关系。岛上常受台风袭击,屋顶如石埕,既可拒风,更可作为晒鱼及其食物(如地瓜)之用。这些民屋也形成了当地独特的人文景观。我多次到湄洲岛来,见到由这类石屋自然形成的村巷里,一些渔民妇女的装束颇引人注目。最特别的是她们的裤管由大红大黑等色布连接而成,色彩对比强烈。她们的发髻,称为妈祖髻,在后脑勺上梳成船形,系以红绳,饰以银器。这种“发型”我在别的山村或渔村里都不曾见到,这种发型是一种富于民间色彩的构思;但是否从妈祖在世年代,即在十世纪末叶就已流行于此岛则不得而知。我很喜欢岛上的防风林带。湄洲岛上最著名的沙滩为狗尾山沙滩;这月牙形的、长达一二千米的沙滩,前面是浩瀚的大海,其后为宽数十米,长二三千米的木麻黄林带,这林带还在扩展,我曾看见成百上千的岛民在海涂上挖树穴,继续种植木麻黄。这林带使岛上出现良田,又与大海、沙滩融为一体,成为一种十分美丽,而又十分有气慨的海景。我曾在此林带中漫行,听见一些乌声,与潮声一起传入耳际,感到饶有趣味。有人以为这座背靠雄伟的防护林带的沙滩,不宜称为狗尾山沙滩,拟改名,对此我不敢苟同。湄洲岛上有狗尾山、鹅头山等山名的称呼,这都是岛民对于岛上山峦之朴实的称呼,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某种民间意绪,通俗有趣,以不改为宜。



闽公网安备 35030602000110号